凯麻纸2kinosjourney

【自翻】PSYCHO-PASS 0 名前のない怪物 【第九章】(完)

PSYCHO-PASS 翻译汇总:

名前のない怪物 小说翻译 完整版详见该po主lofter 就不一一转了


嘘...:



PSYCHO-PASS 0 名前のない怪物


< <<


作者:高羽彩


<<< 


翻译:Kei


(本翻译仅供同好交流、试阅,请勿无端转载~请各位多多支持正版,谢谢!)


句子可能会有不通顺之处,还请各位多多指正、多多包涵m(_ _)m


 


<<< 


 


第九章没有名字的怪物


 


1


 


公安局局长


和生壤宗  殿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公安局刑事科二科监视官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青柳璃彩    印


 


搜查报告书


 


以下是关于二一一〇年一月十五日(周三)发生的,杀害执行官佐佐山光留、尸体损坏遗弃事件(公安局广域重要指定事件102)的情况报告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记


 


事件发生时间和日期:二一一〇年一月十五日(周三)午前十时


搜查场所:东京都内全区域、神奈川县川崎市扇岛


嫌疑人:不明


 


搜查事项


1.发生的经过


二一一〇年一月十五日(周三)午前十时许,在新宿区新宿二丁目高桥大厦门前的道路中,发现了公安局刑事科执行官佐佐山光留的遗体。


从此时开始,由公安局内设的搜查本部着手进行本案的调查。


这一事件与之前一系列事件——杀害众议院议员桥田良二、尸体损坏遗弃事件/杀害少女、尸体损坏遗弃事件/杀害准日本人阿贝连·奥瑞特罗曼丁、尸体损坏遗弃事件,一同被认定为公安局广域重要指定事件102号。


 


2.事后的经过


接局长命令,因嫌疑人不明,搜查本部被解散。


与此同时,本案的搜查        


 


写到这儿,刑事科二科的青柳监视官的眼里噙满了泪花。双眼因睡眠不足而血丝遍布,思考也变得暧昧模糊起来了。


这一系列的事件的报告书,不知道重写过多少遍了。


“接局长命令,因嫌疑人不明,搜查本部被解散。与此同时,本案的搜查”


这句话的后续,无论怎么样都无法用手打出来。


“嫌疑人不明”


实际上根本不是这样的。


可以确定,藤间幸三郎就是犯罪嫌疑人。在发现第三牺牲者奥瑞特罗曼丁的遗体的那天,依搜查本部长霜村的命令来到藤间住所的青柳和神月,在藤间的住所内发现了少量的塑化剂,以及几只大概是被他用来做实验的被标本化了的小动物。再加上狡噛监视官和殉职了的佐佐山执行官调查发现的,被害少女与藤间幸三郎具有血缘关系这一点,一切证据都强有力地诉说着藤间就是嫌疑人这一事实。


为什么自己非得制作这种报告书不可呢,青柳一边想着,眼睛内传来一阵疼痛感。不顾睫毛膏的脱落,青柳使劲地擦着双眼。内心涌现出想将一切事实都全盘托出的冲动的青柳,用力地咬住了沾有睫毛膏的手指。疼痛的对岸,浮现出藤间幸三郎的笑脸来。


青柳曾经亲眼见过藤间。然后,她还把他给捉住了。事情确实是这样的。


那是在发现佐佐山遗体后的第二天。在扇岛的最深部。青柳与同行的神月执行官一起,将藤间逼到走投无路,然后用Dominator指着他。


想起那时候的状况,青柳就感到浑身颤抖。青柳与神月窥视到了那个不能窥视的世界深渊。


深深地叹了一声后,青柳连续按下删除键。又得重头写过了。


必须快点把工作做完,因为今晚还要去参加霜村监视官的晋升庆功宴。青柳再次将视线移向了变成空白的报告书格式中。


 


2


 


狡噛陷入沙发中,眼睛一直盯着被油烟弄脏的吊扇。


在视线所及的地方上,有着吃得到处乱扔的食物、换下的衣服和凌乱着的尚未整理的书本。


总觉得此时若是自己出声抱怨“真是脏啊——”,就会有人回答“吵死了啦——”。


凌乱的房间内,佐佐山的气息还相当浓厚的存留着。


在佐佐山葬礼之后,狡噛担任起整理他的遗物的工作。可是,即便自己在这房间内待上几个小时,甚至是几天,狡噛还是下不了手。像这样坐在沙发上打着盹,就总觉得佐佐山会从那扇门处出探出头来。


时间已经是午前两点了。必须快点收拾好房间来了,因为明天还有PSYCHO-PASS的定期诊断。宜野座也叮嘱过自己,由于近段时间积压了许多疲劳感,现在必须尽可地将身体调整到最佳的状态。


狡噛支起身子来,将视线往圆桌上看去,发现那里散乱着几张佐佐山为他妹妹拍摄的照片。


应该要把它们都放入棺木里面的——狡噛感到一阵后悔。一直都是这样,自己总会在关键时刻掉链子。一直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眼前的事物被夺走……


那时候,自己就应该开枪击倒佐佐山的。明知如此,但当时的自己却踟蹰于瞬间的感情之中,结果让佐佐山一人跑去了藤间那里。正是自己那逾越了监视官和执行官之间的关系的感情,把佐佐山送到了死亡的路上。


自己到底是想要在与佐佐山的关系中发现什么呢?


是友情吗?


就因为那种天真的想法,自己便离开了身为监视官绝对不允许跨出的队伍之中。而监视官的本分,恰恰就是佐佐山的救生索。


狡噛屏住呼吸,不住地挠头。已经来回地想过好多遍了。每当这种时候,狡噛总是感觉内心的底板好像脱落掉了,自己像是不断地往黑暗深处坠落。但是想要抛弃一切,放任自己坠落的欲求,反而更加让狡噛感到痛苦。现在应该还有自己能做的事情,怀抱着这种想法的狡噛,便一直停留在这个地方。


总而言之,必须要先把这个房间给收拾了。正伸手打算将佐佐山所拍的大堆照片整理好摆在他墓前的时候,突然发现在那堆照片之中有着一张与其他氛围完全不同的照片。


那是一个在人群之中十分显眼的银发男子。他的四周被胡乱地画上了一个红色的圆圈,旁边还有一行潦草的字体,上面写着“MAKISHIMA”。


“MAKISHIMA……”


那是狡噛和佐佐山最后的对话中出现的名字。脑海中立即再次浮现出当时完整的情形出来。狡噛反复回味着那时候的对话。


 


“MAKISHIMA?!什么来的?”


“抱歉之后再给你说明!现在开始我要去追那家伙。”


“等一等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


“藤间一定是在那家伙去的目的地那里。这家伙很有可能是标本事件的门路相关人……”


 


前些日子,局长下达通告说,一系列的标本事件因嫌疑人不明而终止搜查。执行官中出现了死者,而唯一的重要参考人桐野瞳子也因被灌了药物,脑机能受到了损伤,交流出现了障碍。在这种情况下,人手不足的公安局认为不能再分派人员继续调查了。绝对没有错,这是组织的理论。


只是,这个事件并没有就此结束。


佐佐山说完以后再向狡噛解释一话后,便从这个世界消失了。


“这家伙,就是‘MAKISHIMA’吗?”


看着照片中用红笔潦草地记载的文字开口发问,但理所当然地,没有人回答。狡噛像是在寻找回答的主人一般,视线不断地在房间内游移。主人留下的痕迹,接二连三地飞进狡噛的视线之中。看见积满了烟头的烟灰缸后,狡噛游移的视线便停了下来。


突然想起佐佐山曾经说,刑事科的吸烟者太少了,真是没面子。


从积满烟头的烟灰缸中,拾起一根较长的烟头,立即用放在一旁的打火机点上了火,但是点了很久才终于把烟给点着。看着微弱地烟气竖起之后,狡噛就将它放入口中了。


很苦,这是十分苦涩的味道。即便如此,狡噛还是任由烟气充满整个肺部。


进入到肺部的烟气,使狡噛的胸口感觉到像是被紧紧揪住了一般地痛苦。


烟气与话语一同释放在空间中,随之又一并消逝了。


“这家伙,就是‘MAKISHIMA’吗?”


在狡噛空空如也的胸口中,有着类似于怪物般的感情在蠢蠢欲动着。


那时候的狡噛还不知道,那种感情叫做“杀意”。


 


[END.]